股票配资
炒股技巧
当前位置:首页 > 证券配资 > 中概股回归IPO遭发审委团灭 多公司不知被否原因证券资金撮合u须柬简配资

中概股回归IPO遭发审委团灭 多公司不知被否原因证券资金撮合u须柬简配资

2016年下半年IPO加速以来,没有一家中概股通过IPO

四年英国上市,七年A股IPO准备和排队,却在交给发审委员八万余字初审会意见反馈回复的第三天被否。1月10日,在卓越新能上会当天,原定是五家上市,一家公司前一天撤回材料,一家临场取消上会,两家被否,只有一家公司过会。

同样惨烈的状况出现在1月23日和1月24日的发审会上,两天共有12家企业上会,但只有两家公司通过。

近期出现了上会“全灭”、7否6、5过1的情况,市场情绪浮动,有投行劝项目先撤材料,有公司直接“临阵脱逃”。

卓越新能被否,不仅仅是IPO被否“铡刀”下的一员,也是中概股回归IPO的又一糟糕示范,之后紧接着中概股接连受挫:立中股份被否、宇信科技暂缓表决。半月之内,三家中概股IPO折戟。

卓越新能董事长叶活动看到360成功借壳上市,以为是对中概股上市的利好消息,中概股IPO接连受挫后,他改变了想法,“或许IPO与借壳不同。”

记者询问多位投行人士均称,对监管层IPO回归的态度,目前把握得并不清楚。

发审会惊魂

新一届“大发审委”10月17日开始履职以来,IPO审核趋严之风渐紧,并且问题也渐多渐细。

发行上市前,叶活动、罗春妹夫妇及其女儿叶劭婧三人通过卓越投资和香港卓越间接持有公司100%的股权。

发审会的问题是从初审会反馈意见中的问题选出,1月4日,卓越新能收到初审会的反馈意见,在1月8日就已提交反馈意见的回复,针对十一个问题回答了八万字。上会安排了1月10日,发审委员工作量较大。

等待了三年多,终于在1月10日上午,在北京金融街富凯大厦B座17楼,证监会的会议室1710里,卓越新能第一家上会。上会顺序是按照IPO审核排队顺序,卓越新能正好排在当天发审委会议的第一家。

第一个上会并没有给叶活动带来心理压力,自认在初审会时已把疑问解释得很清楚。

发审委员的五个问题已经打印到A4纸上,叶活动进行简单的介绍后开始回答问题,他主答,财务总监何正凌辅答,两位保荐人代表说明核查过程和核查意见。在叶活动回答完五个问题之后,发审委员现场补充了一两个问题,四十分钟的上会很快结束,四个人出来自我感觉良好,认为回答清晰。

紧接着等待了短暂的两三分钟后,一位通报结果的工作人员宣布结果“未予通过”,但当时何正凌听成了给予通过,喜出望外却被重复告知“未予通过”,心情一下跌落低谷。在场的还有负责IPO的券商人员、会计师、律师,大家欢呼的准备变成互相安慰。

在卓越新能被否之后,紧接着上会的公司,以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为由,临时取消审核。

当天,原定五家上市,一家在上会前一天撤回材料,一家临场取消审核,两家被否,最后一家上会的华宝香精独自过会。

叶活动想的很开,“我们可上可不上,不上市不影响公司正常运转和持续发展的动力”,1月24日,在龙岩他的办公室内对记者称,上会后他请项目中介人员一起在金融街吃饭,感谢他们对项目多年的尽责保荐。

叶活动也还是有些郁闷的,在办公室竟问记者公司被否的原因是什么,据他们事后打听,可能是因为对中概股的回归不太鼓励,“也说不好,具体原因不清楚”。叶活动想知道原因,方便公司整改,以寻后期上市的可能。

当被问是否考虑香港证券市场和国际市场时,叶活动说暂时不考虑。

对于卓越新能所在的生物柴油领域,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著名能源经济学家董秀成对经济观察报记者称,地沟油转化生物柴油在技术方面不存在障碍,但生物柴油在能源结构中占比非常小,整体市场格局散乱、厂家分散且规模较小,原材料收集难且成本高,国家在鼓励政策落地上缺乏细化发展规划,导致行业发展缓慢。

从事生物燃料推广应用的道兰环能CEO刘疏桐则对经济观察报记者指出,动植物油转化成生物柴油这一技术早在二战时就开始应用,技术路线很成熟。国内地沟油收购不易,质量数量难以稳定把控,并且国内没有像欧盟国家一样鼓励生物柴油的应用,市场较小。目前废油转化有更新的技术路径,可以通过加氢等工艺实现航空应用和高品质柴油等应用场景。

7年回A之旅

算上从2011年开始股改,回归A股,卓越新能进行了7年。

卓越新能成立于2001年,2006年在英国证券交易所上市,此前境外上市公司名称为CBI。

相关推荐